当前位置:首页 »  政采公告 » 地方公告 » 公开招标公告

选手球场“爆粗”遭重罚 澳网公平性受球迷质疑

2018-01-22 10:05:56 来源:打印

  网易12商城_:【网络游戏交易平台、手游交易平台、点卡充值平台、装备交易平台、帐号交易平台、游戏币交易平台、游戏代练】选手球场“爆粗”遭重罚 澳网公平性受球迷质疑

  普通选手说粗话喊声大都被罚,大牌选手受到夜场优待?

  澳网公平性受球迷质疑

  南方日报讯 (记者/金朱玺 实习生/范芮菱)北京时间19日,2018年澳网进入第五个比赛日,而在将近过半的赛程里,组委会已经开出了7张罚单,这其中包括本土名将克耶高斯和美国姑娘范德维格。此外,白俄罗斯运动员萨巴伦卡因为在比赛中高声尖叫也吃到了罚单。虽然个别球员被罚,但费德勒、德约科维奇等人却疑似受到了组委会的“优待”,让人对澳网的公平性提出了质疑。

  球场“爆粗”遭重罚

  北京时间19日,组委会又开出新罚单,女单首轮出局的赛会10号种子范德维格被罚1万美元,这也是开赛以来数额最大的罚单。她在比赛过程中因为“等待香蕉”而与主裁发生了争执,并被判罚拖延时间。此外,范德维格还在比赛中用粗话对对手进行人身攻击,要知道,网球比赛没有身体对抗,当众辱骂对手的行为实属非常罕见。也许是这一行为让组委会震怒,才开出了如此巨额的罚单。

  在首轮对阵巴西选手席尔瓦比赛的第一盘中,22岁的克耶高斯由于受到了一名球迷的干扰而冲看台上的球迷大喊:“你闭嘴!”之后便被当值主裁墨菲警告。不过澳大利亚人自认为很委屈,随即与主裁发生了争执。最终,一张3000美元的罚单寄到了克耶高斯手里。

  克耶高斯并不是唯一收到罚单的男选手。克罗地亚新星丘里奇也因在第一轮输给澳大利亚本土选手米尔曼的比赛中摔拍子,而被罚款5000美元;世界排名第26位的施瓦茨曼和罗马尼亚猛男科皮尔也因为和丘里奇同样的理由被罚,但他们每人只被罚了2000美元。除此之外,哈萨克斯坦新星布勃利克和美国小将柯兹洛夫也因在澳网资格赛中出言不逊,每人被罚款1000美元。

  目前,克耶高斯已经晋级男单16强,确保了至少12万美元的奖金收入,3000美元的罚款对他来说只是个零头而已。不过,自出道以来,“坏小子”克耶高斯已劣迹斑斑,这次罚款对他来说估计也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叫声过大也不行

  除了因违反体育道德被罚款,白俄罗斯的萨巴伦卡也因为在女单第一轮比赛中击球喊叫声过大而被当值裁判警告。

  网球比赛中运动员击球时发出喊叫声屡见不鲜,女子比赛更是喊叫的“重灾区”。莎拉波娃和阿扎伦卡等明星都是当今女子网坛“尖叫派”的代表人物,她们的叫喊甚至成为不少观众喜闻乐见的“调味品”。

  名宿纳芙拉蒂洛娃曾表示,击球时喊叫是一种作弊行为,因为喊叫声会掩盖球撞击拍面时发出的声音,这个声音对球员判断网球的落点非常重要,而喊叫声会影响这个判断。WTA甚至曾在2014年春天开始试运行“禁止球员喊叫”的规则。

  维多利亚大学的运动科学教授法罗近日撰写的一篇文章从两个方面科学地阐释了击球喊叫是否会影响运动员比赛的表现。第一个方面是喊叫的球员是否能通过自己的叫声来提高击球的力量。“我们找了一些大学网球运动员进行调查发现,他们击球时喊叫,击球速度提高了3.8%,发球时喊叫,速度提高了4.9%。”法罗表示。

  第二个方面是喊叫是否会妨碍对手在准备过程中处理信息的能力。法罗表示,初步实验表明喊叫声影响了对手获得听觉信息的来源。在赛场上,喊叫声会掩盖击球声音,影响对手判断的速度、准确性和注意力,让他们从准备反击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喊叫声中,这些因素对他们的表现会很不利。

  通过科学实验可以看出,喊叫声确实对对手的表现有一定影响。不过,在比赛中出现喊叫声是一种自然的运动行为,只有达到一定的分贝才会影响对手的比赛表现。但是现在科学无法给出喊叫声应该在多少分贝范围内是合理的,所以只能尽量控制球员的比赛声音。目前因叫喊声过大被罚的只有萨巴伦卡一人,不知道当某位前大满贯得主或者Top10球员的叫喊声太大的时候,组委会是否也能“一视同仁”。

  澳网被指偏袒大牌

  克耶高斯、范德维格虽然是网坛前50位的高手,但他们距离顶级高手还有不小的差距,这不仅是实力上,也可能体现在待遇上。克耶高斯虽然是本土作战,但组委会没有法外开恩,该给的罚单还是照给不误。不过,他们在对待费德勒、德约科维奇等顶尖高手时,却给予了一定程度的优待。比如说,目前澳大利亚酷热难耐,但是费德勒却连续几天都是夜场作战。这对于36岁的瑞士人来说,无疑是一大利好。

  赛后被问及是否要求在夜场比赛时,费德勒说:“大概有60多个人这么要求,我也是其中之一。”这也许只是费德勒的一句玩笑话,不过他也确实因此得益,“我很高兴自己没有从夜场打到日场,再从日场换回夜场,而是能够保持同样的节奏。”

  有网友统计,截至今年已经打完的澳网比赛,费德勒打了16个夜场,而只有5个日场。这样的赛程,让不是“奶粉(费德勒球迷称号)”的网球迷多少有些不满。

  费德勒的老对手、已经退役的罗迪克在社交平台上与球迷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他表示:“费德勒在墨尔本的时间越长,吸引的关注度就会更高。同时广告主和主办方就能赚更多的钱,他们当然会考虑费德勒的想法。巡回赛和大满贯里没有绝对的公平,我的5次大满贯决赛经历,有4次都是在刚刚打完半决赛后的第二天(缺少休息调整的一天)。”当然,这种“大牌就该享受优待”的言论让一些球迷感到更加不满,于是双方便展开了“口水战”。

  如果说费德勒安排在夜场是受照顾,那德约科维奇的比赛被安排在日场也被有心之人认为是他专门挑这个时间段,以便让对手在热浪中感到不适。也许这世界上最难控制的并非组委会的安排,而是那些无比大的脑洞。

相关公告